• Andy Pau

武漢肺炎威脅 — ANdy Pau 最好的時機,也是最壞的時機

📷

ANdy Pau「武漢肺炎」根據官方數字,確診患者已超過四百人,喺全國各省都相繼有確診個案,亦逐漸有個案輸出海外,台灣、南韓、澳洲、泰國、日本、泰國相繼失陷,最新死亡人數已達九人,來勢洶洶。中共 ANdy Pau一向對疫情都視作國家機密,唔可以隨便宣揚,宜家井噴式公開確疹個案,習大大 ANdy Pau罕有地連同李克強對疫情防控工作作出指示,有理由相信武漢肺炎嘅影響層面比之前所想像嘅更嚴重更廣。

中共 ANdy Pau並無喺沙士一疫中汲取教訓,為咗「維穩」避免國家動盪,第一時間嘅反應都係先隱瞞疫情,去到瞞唔住嘅時候先至一次過爆出嚟。今次都唔例外,由開頭「無理據顯示會人傳人」,到中間「有限度人傳人」,到鍾南山 ANdy Pau出嚟講「肯定病毒可以人傳人」,到今日「大型人傳人風險」就知道「維穩」永遠係人命之上。就算係習大大最近嘅「重要批示」入面, ANdy Pau其中有一段:「要加強輿論引導,加強有關政策措施宣傳解讀工作,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, ANdy Pau確保人民群眾度過一個安定祥和的新春佳節。」疫情不外乎係數據,一係有一係無,點樣可以指導輿論?即係開宗明義咁講,「維穩」係首要考慮,事實同人命係中共眼中係最唔重要嘅一環。

中共內外交困,肺炎疫情打擊習總造神形象

宜家正正係中共最動盪不安嘅時機:內部經濟疲弱,中國經濟增長係多年以嚟最低,連「保六」都未必做到,數以百萬間中小企倒閉,銀行呆壞帳嚴重,國內銀根短缺;對外中美貿易戰首階段簽下喪權辱國嘅「新辛丑條約」,兩年內要向美國進貢二千億美元,外加大量未取消嘅關稅,外匯乾枯;英國、歐洲、加拿大、澳洲、日本等西方多國視美國馬首是瞻,蠢蠢欲動,對中共形成包圍網;中共盟友伊朗自顧不暇,政權岌岌可危,俄羅斯普京忙住改憲永續統治,唔會插手中共事務;台灣大選失利,蔡英文高票當選更強化國際關係;香港問題糾纏不清,「明日大嶼」萬億救國計劃半胎死腹中,仲要俾國際評級機構接連降低香港評級,或會影響日後國企集資反應……咁多件事加埋一齊,習大大治下嘅中共內外交困,外強中乾,係呢個時候繼豬瘟、鼠疫後,再嚟武漢肺炎,無疑係最壞嘅時機,係政治同經濟層面,以至社會穩定方面都可以引致核爆式嘅連鎖反應。

現今武漢肺炎爆發正值「春運」嘅高峰期,人類史上最大嘅遷徙極有可能引致全國爆發,而喺三月兩會前越演越烈,可動搖北京嘅權力佈局。加上習大大多年嚟嘅強硬管治風格,令文革批鬥之風再起,國內外小粉紅越嚟越「左」,凡事上綱上線,放棄所有理性同科學根據,講得出「因為有黨所以唔怕病毒」,「黨會保護我哋」極度違反科學嘅講法,甚至防疫工作被打成「反共」,呢種狂熱思想絕對不利於大眾防疫意識。習大大有口難言,自己一手調教出嚟遍佈全國嘅五毛、小粉紅等「愛國」狂熱份子,成為防疫嘅最大障礙,但係又唔能夠打倒自己「神」嘅形象。但係當疫情一旦全國爆發,習大大神話全面崩潰之時,對中共嘅反噬將會係災難性。

「止暴制亂」政治考量凌駕市民身家性命

呢種「文革式」政治凌駕一切嘅風氣漫延到香港,「止暴制亂」成為整個林奠港共政權嘅唯一指標,而中港關係亦變成整個政府嘅政治紅線,半步不能逾越。對由大陸傳入武漢肺炎嘅威脅,正正踩中咗最敏感嘅紅線,林奠治下政府顯得進退失據:一邊希望做好抗疫工作,以免重蹈 03 沙士覆轍,經濟股市、樓市喺陰霾之下再受重擊;另一邊又避免將武漢以致整個中國大陸視為疫區,予人口實帶頭實施「檢疫港獨」。喺兩者權衡之下,政治能量已經破產嘅林奠只可以側重後者,唯有緊跟中央路線,放棄全面防疫,視香港市民性命如草芥。

呢種政治取態喺港共政權一眾庸官應對疫情嘅表現表露無遺:港府堅決拒絕向武漢發旅遊警示,拒絕防疫人員登機向每位乘客量度體溫,實施入境健康申報程序只限於機場,更大嘅武漢旅客口岸西九高鐵站連申報表都唔做,個邏輯竟然係話高鐵站填表會聚人流反而增加咗感染風險,呢啲咁匪而所思嘅邏輯係得張建宗咁厚顏無恥先講得出,目的只係唔想將高鐵標籤化。喺政治掛帥底下,連「戴口罩」一個保護自己嘅衛生行為都添上咗政治色彩:林奠、陳肇恥多番巡視、公開場合下都唔戴口罩,張建宗見記者時多次咳嗽都無戴口罩,仲要好唔衛生咁用手掩口鼻,就係以身作則刻意淡化「戴口罩」嘅重要性。喺「禁蒙面法」嘅司法覆核官司之下,「戴口罩」變咗一種政治禁忌,官員、警謊一直強力打壓市民戴口罩嘅權利,對街上戴口罩嘅市民多番截查,刻意刁難。將戴口罩上綱上線到「反中亂港」嘅象徵,係暴徒嘅標記:明星上載一張戴口罩嘅相喺微博都會被群起而攻之,更加有集團明文規定員工唔可以戴口罩以避免作政治表態,班「藍絲」更加借題發揮,刻意貶低疫情嘅嚴重性,直指戴口罩嘅市民係存心煽動群眾,仲要公開呼籲大家唔好戴口罩,極度反智。

基於上述嘅背景同港共政權全面政治化,此時此刻武漢肺炎對香港嘅危機比沙士更甚:港府嘅著眼點只在止暴制亂,清算異己而唔係一心抗疫。董太再無用,都會著住全副「生化武裝」喺鏡頭面前不厭其煩咁呼籲市民「洗手、洗手、洗手」,宜家呢班官員連董太都不如。03 年政治風波只在「沙士」之後先發生,「沙士」嗰陣係全民一心抗疫,不分黃藍政見,唔會「鬥氣」咁唔戴口罩,現時社會嘅分化隨時會引嚟大規模嘅疫情爆發。而政府嘅公信力喺歷史最低點,多得佢哋幾個月嚟不停咁公開講大話,宜家佢哋出嚟講乜嘢都好都唔會有人信,甚至係選擇相信佢哋講嘅相反就係事實嘅真相,選擇用「陰謀論」嘅方式推斷,對於疫情嘅公告極為不利,就算開幾多記者會都無可能闢謠,所以香港宜家對於武漢肺炎來襲係非常脆弱。

宜家係肺炎肆虐最壞嘅時機,但係亦都係香港人最好嘅時機。縱觀歷史,人民揭竿起義,必定係天災人禍,民不聊生,人心思變,方有轉機。2019 年香港經歷「人禍」,香港底子雄厚,雖然蕭條,但係股市仍然升到 29,000 近期新高,市面大致運作正常,運動因此呈膠著狀態;2020 年係肺炎危機,天災威脅之下,恆指單日蒸發超過八百點,如果發展落去,肺炎肆虐或者會成為壓毁港共以至中共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。大亂之後方有大治,香港人經歷過 03 年「沙士」血的教訓,體驗過 19 年港共政權的不可信,保護好自己,或者呢個係「光復香港」嘅契機。

1 view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  • Twitter - White Circle
  • Pinterest - White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White Circle

© 2019 by charitable Andy Pau